毛坦廠中學校辦主任劉洋表示,目前學校包括兩個校區,一是公辦的毛坦廠中學,另一個是民辦的金安中學。後者最初成立是為瞭解決毛坦廠中學無法大量招收復讀生(重考生)的問題,後來隨著學校規模擴大,現在金安中學不光招收補習的復讀生,還招收應屆中考生。學校只提供部分女生宿舍,大部分學生都住校外由家長陪讀。

「毛中」的2萬多名學生來自安徽全省乃至全國各地,目標只有一個:考上大學!為了高考,學生每天都在挑戰利用時間的極限。早晨6點鐘起床,6點20到校;中午11點半放學,12點20前趕回教室;下午5點15放學,6點前趕回教室,直到晚上10點50放學回家。吃飯、睡覺,一切能壓縮的時間都被壓縮,讓位給學習。家長到校門口送飯、學生站在校門口吃飯,成了毛坦廠中學每天的獨特風景。

有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之稱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廠中學(取自網路)

有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之稱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廠中學(取自網路)



貸款

「毛中」很多老師也從學校發現了教育深層困惑。「某種程度上,毛坦廠中學的應試佳績也是教育畸形發展的一種折射。」一位老師毫不諱言,過分注重考分,拚命擠高考「獨木橋」,這樣的現實並沒有改變。「說到底,還是我們沒有太多上升通道,在現在情況下,大家只能走這個通道。」



萬人赴考、萬人送考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毛坦廠中學的升學主義奇觀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萬人赴考-萬人送考-亞洲最大高考工廠-毛坦廠中學的升學主義奇觀-060900138.html

有人說這裡是煉獄般的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,也有人說它代表鄉村教育的一次成功逆襲。

中國高考將於7日後開考,各地學子都已出發前往考場。其實毛坦廠中學校方今年已經儘量低調,主要是不想給考生增添心理負擔,但家長和周邊商戶卻並不買帳。家長們說,陪讀一年了,這一年來都憋壞了,總得有個機會釋放一下,送考無疑是最好的方式。

李振華說,雖然中國的高考改革對職業教育越來越重視,但職業教育是否讓人感知到被尊重?讓人看到「上升的希望」?職業教育出來的技能人才是不是還會被當成「末流人才」?如果這些沒有改變,最終大家還是會被綁到高考的「戰車」上,過度疲勞地應試,精英教育泛化的教育結構失衡仍將難以改變。

毛坦廠中學是一所位於安徽大別山深處的學校,並無優越教育資源,卻創造了中國考試教育、升學主義的「神話」、「奇蹟」:高考本科達線率超過80%,超過安徽全省平均水準的兩倍。如今毛坦廠中學有學生2萬多名,教師600餘人,還創造了另一個獨特的教育景觀:近萬名家長租房陪讀,催生出的「陪讀經濟」成為鄉鎮的產業支柱。





有壓力的不止是學生。走進「毛中」補習中心的老師辦公室,你會以為走進印刷廠。每個老師的辦公桌上、辦公桌下都堆滿了試卷,連走道也被試卷佔滿。一位在「毛中」工作16年的教師張行中坦言,學生有壓力,老師也有壓力。各班級間都有競爭排名,如何帶出升學率更高的班級,老師間也有著無聲的競爭。對他而言,首先是儘可能提高升學率,然後再是培養出更多的「尖子生」。

在「毛中」的補習中心,下課時間很少看到學生走出教室課間活動,除了上廁所,絕大部分學生都在座位上看書,有的趴在桌上補眠。學生長期不上體育課,老師擔心他們「太虛」了,課間劇烈活動容易傷到身體,因此鼓勵他們下課睡覺。

5日早上7點半,學校廣場播放《好日子》、《好運來》、《旗開得勝》三首歌曲。8時08分整,第一輛大巴駛出了毛坦廠中學的大門,穿過由加油打氣的家長和鎮民所組成的人群。今天送考巴士共有19輛,比往年少了不少,車隊的頭輛車尾號是666,司機生肖屬馬,討一個「馬到成功」的彩頭。

「進入此門,只為高考」



「毛坦廠不是神話,也不應妖魔化,透過這裡發現教育的困境和癥結,才是最有意義的。」李振華說。



全中國最著名的一所中學「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廠中學」,5日又上演一年一度的萬頭攢動奇景,近萬名參加高考(中國的大學入學考試)的學生搭乘大巴士出征,而親友與當地民眾則在校門夾道歡送,萬人赴考、萬人送考。







有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之稱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廠中學(取自網路)

「進入此門,只為高考」「苦戰百日、笑傲高考」「活一分鐘戰鬥六十秒、拚一百天誓上好大學」……走進毛坦廠中學,這樣的高考勵志標語隨處可見,與教學樓前跳動的高考倒計時屏相呼應,空氣中瀰漫著硝煙味。

學生長期不上體育課 老師鼓勵下課睡覺



除了疲勞戰,學生更大的壓力來自於成績排名。每周有周排名,每月有月排名。在「毛中」補習中心,有一面牆的聯考光榮榜,張貼著去年8月以來每月聯考排名的入榜班級名單,旁邊還有按月公布的學生月考排名表。

對於學習不好的學生,懲罰也是分明。上課不認真聽的,隨時會被老師拎起來「站著聽」,態度不恭或者屢教不改的甚至會被「敲打」。女生一般打手心,對男生就劈頭蓋臉打巴掌。

中國考試教育、升學主義的神話、奇蹟



曾有學生墜樓身亡瞭望塔樓密切監控



一方面要抓升學率,另一方面又擔心孩子們的心理承受力,如何剛柔相濟、既要到位又不能過度,很難把握。去年「毛中」一名學生墜樓身亡引發震動。張行中說,作為老師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學生的心理出問題。

為此,毛坦廠中學專門建立了一座在哨所和監獄才會見到的瞭望塔樓,約七、八層樓高的塔樓立在學校一角的山坡上,每天有兩名保安從塔樓居高臨下觀察校園動態,確保隨時掌握校園內的異常情況。

「毛中」所在的毛坦廠鎮地處六安市金安區,原本是大別山裡一處多縣交界的偏僻鄉鎮,但「因教而興」,隨著「毛中」生源越來越多,陪讀越來越多,小鎮的房價也一路飆升,超過了六安市區,高層樓盤售價已超過每平方公尺5000元,「跟著毛中賺大錢」、「考狀元住桃李園」的廣告隨處可見。據毛坦廠鎮統計,當地陪讀家長近萬人,超過本鎮人口數倍。

家長陪讀創造地方新經濟

信用貸款

「現在是毛坦廠中學最好的時期。」面對「毛中」今天的影響力,在該校工作近30年的副校長李振華頗為自豪。他認為只要國家有考試,學校就有應試,只不過「毛中」將應試做到了極致,特別是為學生的家庭教育補位,為他們行為養成、學習習慣養成、生活習慣養成打下了良好基礎,這樣使應試學習事半功倍。

但「毛中」的相關負責人也承認,一味瞄準應試也存在侷限。比如雖然每年的高考本科上線率高,但考入一流名校的「尖子生」卻很少。「北大好幾年沒有了,前年才出了個清華的。」劉洋說,「我們也在找出路。」

現在「毛中」也開始學一些城市重點中學,將高一高二的音樂、體育、美術課全部開齊,社團活動也多了起來。學校漸漸發現,緊繃的弦稍微鬆一鬆,對學生的學習不是衝擊,反而是種促進。

教育畸形發展的折射





房屋貸款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

有「亞洲最大高考工廠」之稱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廠中學(取自網路)


0B6C6E9C2F33345F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軍公教貸?

t99rn7td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